更多>>  
人物聚焦       行业动态
价格行情       政策法规
行业标准       维修技术
企业杂谈       招商加盟
建筑装修       旅游资讯
物流快递       餐饮资讯
医疗医药       维权投诉
食品资讯       教育资讯

更多>>  
 

陈康林:应以西医对症加中医辩证指导临床实践

更新时间:2018-10-9      [字体: 字体颜色]


肿瘤,特别是恶性肿瘤,已成为危害人类健康的突出因素。就目前人类的医疗水平来说,肿瘤无疑是难治之症,但医学界从未放弃对治疗肿瘤的艰难探索。

陈康林:北京陈康林野生真菌研究院院长,生物免疫化疗创始人,36项急慢性疾病野生药用真菌配方国家专利发明人、申请人,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科技合作中心野生药用真菌医学体系研究中心主任,大型野生药用真菌分类、医学研究、临床实践专家。多年来,在应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晚期肿瘤,免疫抑瘤等方面颇有建树。

“中医治疗肿瘤疾病大有可为。”日前,陈康林教授就中医治疗肿瘤疾病、中医人才培养与传承、中西医结合等问题,接受了媒体专访。他同时强调,中西医结合必须在西医的对症与中医的辩证相结合的指导下进行,而不是简单地中西药并用或根据药理研究应用中草药。

中医传承:让真正会看病的大夫走上讲台

“国家提出要传承和发展中医药事业,但是现实中,中医药的传承做得还远远不够,中医人对中医的自信也远远不够,目前有95%的中医人没有从头到尾地通读中医药经典,对科学的理解也不够充分。对自己的东西都不信,如何传承?又谈何创新发展?”陈康林无奈地表示。

“正所谓‘西医看门,中医看人’,中医药的疗效完全取决于看病的大夫。所以中医要想传承和发展,首先要解决中医教育问题,好的老师至关重要。”

“目前的中医院校教育并不理想,很大程度上是教育层面出了问题,从教材编写到日常教学,没能传承好中医经典。”

陈康林认为,要想传承好中医药,首先要把学术水平和疗效的提高放在第一位,把中医的临床科研搞上去,要坐得住冷板凳,而不能过于受商业利益的驱动,把中医人过度商业化。

“如果有的中医大夫名气很大,疗效却很差,老百姓在说这个中医人水平不行的同时,就是在说中医不行,这是在给我们老祖宗的宝贵遗产抹黑。”

“因此,我们讲传承,传承的究竟是什么?是理论,是经验,更是疗效!也就是古人说的中医‘效如桴鼓’。建议改革现有的中医药大学教育模式。就学生而言,大学生一入校门,应先安排去临床,跟随中医大夫跟诊、抄方一段时间,有了感性认识,有了兴趣,才能学好。就老师而言,要让真正会看病的中医大夫走上讲台。中医不是花拳绣腿,不是空头理论。古代那些有理论水平的中医家,都是临床高手。主管部门应该大力改革中医药人才的评价机制,让疗效成为最主要的人才评选标准。”陈康林呼吁。

陈康林认为,无论中医还是西医,对于患者而言,疗效都是硬道理。对于肿瘤患者,能治愈的尽力去治愈,不能治愈的要尽力提高其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

“中医野生药用真菌治疗肿瘤疾病是我这一辈子神圣的使命。每当看到来就诊的肿瘤患者那期盼的目光、那痛苦的神情,这种使命感就愈发强烈。看到我的团队医生应用我的方子治好肿瘤患者,心里就特高兴,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我迫切希望能普及推广中医治疗肿瘤疾病的理念和技术,以惠及更多的肿瘤患者。”

中西医结合:应在西医的对症与中医的辩证相结合的指导下进行

中医药要想发展壮大,有效传承基础上的创新必不可少。这就涉及如何正确处理中医与西医的关系,以及如何借鉴西医经验,丰富发展自己。

陈康林分析了当代中医必须正视的、与古代中医完全不同的两大时代特征。

一是百多年来的西风东渐,西医治疗的科研水平、技术手段和药物换代都日新月异,西医无疑已经成为人们治疗疾病、维护健康的首选,西医的观念也早已深入人心。这一点必须承认,我们已生活在与古人完全不同的时代。

二是古代中医面对的是一个处于饥饿、不足的社会。从古至今,中国人也只有最近四十年才算真正摆脱了饥饿感的时代,物质极大丰富了。而古人,即便是大唐盛世,也还是“路有冻死骨”的。“物质匮乏和物质丰富的年代所产生的疾病,应该是不同的。”

他认为,中医乃至中国文化最大的生命力,就在于包容。中西医应该结合,也可以结合。

西医在治疗简单原因引起的疾病方面有自己的优势,但对复杂性疾病因素引起的疾病方面,其疗效不足。野生药用真菌配方组合在治疗复杂性疾病,特别是免疫性疾病上的效果,就比西医好的多,费用也少的多。

但他强调说:“这种结合,要有一个前提,即不能丢掉中医的理论和思维方法。这是中医的精华所在,恰恰也是现代医学所缺乏的。在此前提下,将中医‘望闻问切’中的‘望’和‘问’进行创新性延伸,将西医可量化的影像学、病理、组织形态、血液检测指标、中药的现代药理研究等纳入中医的辨证体系,这样更能反映疾病本质,也更有利于中医药的传承和推广。”

“以肺癌为例,西医将肺癌分为很多病理类型,基因检测更是提供了精准的靶向用药依据。中医也要在原来辨病(肺癌)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首先要分析肺癌的共性特点,其次要基于西医诊断的不同病理类型(如鳞癌、腺癌、小细胞癌等)进行中医辨证,再次还要分析瘤子生长的位置,靠近肺门还是靠近胸膜,是否存在转移,都哪些部位转移?哪一个肿瘤标记物高?这些都应该是中医辨证的内容,如能如此精细辨证应用中西药,疗效自不必说。”他举例说。

“改善肿瘤微环境是国际肿瘤界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野生药用真菌里有一些真菌正是受益于西医‘肿瘤微环境’说法的启发,我在指导治疗时,在抑瘤及处理术后并发症等方面,取得了很好疗效。”

“中医治疗肿瘤最佳的治疗方案是‘招安’,通过野生药用真菌的治疗改变微环境同时抗癌,瘤体CT值变低(恶性程度变低),瘤体缩小直至消失。这种思路和治疗方法,只有在西医的对症与中医的辩证相结合的理论指导下才能产生更好疗效,与西医的‘对抗治疗’有着根本的区别。”陈康林强调说。

“也就是说,中西医结合必须是在中医理论指导下进行,把西医有价值的新理论新方法为我所用,或者把现代科技应用到中医中来,而不是相反。”

中医药国际化:要善于“鸡同鸭讲”讲好中医故事,中医必须善于应用科学。讲究科学、讲究对症,用数据讲话。

“中医药的国际化是大战略,但要从‘小切口’入手。在治疗具体病痛上的具体疗效,就是中医药国际化的‘小切口’。要善于讲中国故事,善于讲中医药的故事,可从中医、中药的具体疗效讲起。切忌大而化之,泛泛而论。野生药用真菌,就是中医药国际化一个很好的突破口。”陈康林认为。

“中医药国际化,要善于‘鸡同鸭讲’,要善于用‘鸭’能接受的语言和思维来讲‘鸡’的故事,而不是各打各的鼓,各唱各的戏。”陈康林认为,“中医人要善于将中医药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挖掘出来,用国际化的语言范式加以包装和诠释。比如,中医就要搞科研,用数据来证明临床的疗效,这不是西化。”

他还强调,“在推动中医药国际化的道路上,结合国际市场的特点和要求,在中医药的规则和标准制订上,既要坚守传统,更要勇于创新和探索,要抓住规则和标准来抢夺话语权。”

据了解,陈康林肿瘤治疗模式,已经引起了美国AD安德森癌症治疗中心和台湾荣民医院肿瘤团队的关注,并同陈康林团队进行过交流学习,并就下一步国际交流合作作了探讨和安排。


发表评论】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收藏本页


相关链接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标 题:
*
内 容:
验证码: